综合应用西医、中医、自然医学的大型现代化医院

医院首页 典型病例 股骨头坏死=“不死的癌症”?1cm切口的微创手术了解一下

股骨头坏死=“不死的癌症”?1cm切口的微创手术了解一下

发布时间:2019-01-11

“我这算大手术,肯定要对医生很了解才会决定做。”——术后躺在病床上的招先生说


44岁的招先生是一位「双侧股骨头坏死」患者。刚做了左侧全髋关节置换术、右侧生物陶瓷植入术。为他做手术的则是祈福医院骨科中心主任褚晓朝教授和他的团队。

褚晓朝教授是“世界首例十指全断再植全部成功”奇迹创造者、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,曾任西京医院大骨科主任、全军骨科研究所所长。

招先生说妻子看到医院对褚教授的宣传后,又多方进行了解,对他的医术非常有信心,最终决定来祈福医院做手术。“现在我觉得这个决定非常正确。”


左侧股骨头坏死7年,右侧又发病 

12年前招先生曾因车祸致右侧股骨干骨折,7年前又因髋痛伴行走不便发现左侧股骨头坏死,医院建议他进行髋关节置换。因人工关节的寿命仅有十余年,当时招先生年仅32岁。如果选择关节置换就意味着他还要面临着二次、甚至三次翻修手术。考虑再三,招先生选择了保守治疗。


然而,从那开始,每到刮风下雨气温下降,他的腿就会疼,走路最多10分钟就需要休息。两三个月前,他发现右腿也开始疼起来,到医院发现也是股骨头坏死。幸运的是右边病情尚属早期,只要想办法阻止病情的发展,还是有可能不会走到要做髋关节置换的绝境。


股骨头坏死致残率高,治疗却是世界性骨科难题

保守治疗一段时间后,招先生经过多方了解找到了祈福医院骨科中心褚主任,表达了他想解除病痛的强烈诉求。


褚主任说,股骨头坏死是指其血液供应出现障碍,导致股骨头缺血以至发生坏死。目前仍是骨科界的难治之症,致残率很高,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和工作,目前该病发病趋向年轻化,患者往往表现为髋膝部疼痛不适,行走困难,晚期关节面塌陷,疼痛进一步加剧,关节活动功能障碍以至跛行。该病病因尚不清楚,常见的诱因是酗酒、大量应用激素和股骨粗隆附近的骨折。


治疗股骨头坏死的方法有很多,手术治疗、非手术治疗、微创治疗等有几十种。无论哪种方法其目的都是想修复坏死的股骨头。但要想让坏死的骨头重新成活谈何容易!对于晚期的股骨头坏死最好的方法还是人工关节置换。对早期股骨头坏死,以往采用药物等非手术治疗效果不佳;而采取带血管骨瓣移植等手术创伤大且疗效不够满意。


陶瓷棒微创植入,让早期股骨头坏死不再进展

褚主任详细了解了招先生的情况后,制定了对右侧采用最新的微创陶瓷棒植入术、对左侧采用全髋关节置换术的治疗方案。


陶瓷棒微创植入是近十年来兴起的治疗新理念。手术在C臂机透视下完成,只需打一个1厘米的小洞,用专用器械清除坏死骨组织,为骨重建创造空间,将回收的自体组织(骨泥、骨髓质等)与生物陶瓷混合植入股骨头下,促进血管再生,改善血供,再植入陶瓷棒进行支撑。植入的陶瓷棒能被人体降解吸收,一年至一年半后会完全消失。


褚主任说,陶瓷棒微创植入治疗的优势在于将减压、重建血供和力学支撑融为一体,创伤小,出血少,安全性大,保留了自身股骨头,恢复后不需要再做二次关节置换,尤其适合年轻的早期股骨头坏死患者。


双管齐下,4小时手术带来生活新希望

近日,在陶瓷棒植入技术的发明人卢建熙教授的指导下,褚主任带领团队为招先生做了右侧陶瓷棒植入术,接着又进行了左侧髋关节置换术。右侧手术仅用50分钟便顺利完成,3小时后左侧髋关节置换术亦顺利完成。

术后第四天,招先生已能在病床上自如地抬起和弯曲右腿。“微创没有什么不适和疼痛,两三天就能抬腿了。我刚刚还偷偷拉着铁链坚持了10秒。”招先生指着病床上方的拉手说。


他的主管医生赵旸告诉他不要太着急运动,接下来要先坐一段时间轮椅,再到拄拐杖,右侧要避免负重至少半年以上,最好能达到一年。

“医生说熬过这一年,就有可能避免做全髋关节置换,我会努力做到的。”招先生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望。


专家简介


褚晓朝
骨科中心主任、主任医师、教授
世界首例双手十指全断再植全部成功的创造者之一,从事骨科临床30多年,曾任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大骨科主任兼全军首家骨科研究所所长,主刀完成逾千例重危疑难病例的救治,多次获得国家和军队科技进步一、二、三等奖,获政府特殊津贴。
擅长骨关节损伤与退行性病变、断指(肢)再植与拇(手指)再造、皮瓣移植与骨移植、大血管损伤、周围神经和脊髓神经损伤、脊柱退行性病变、先天性骨关节畸形、炎症、结核、肿瘤等疑难病变的矫治等,并熟知骨科微创与数字智能化技术。

返回上一级